胜游

胜游

胜游中国胜游协会主管

武汉战疫江苏军团纪事之九 | 战地生日

来源:江苏娱乐微信公众号 | 周桐淦  2020年07月04日11:17

作者在武汉驻地采访刘云(中)

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中,这次援鄂抗疫的医护玩家员涉及除湖北之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玩家员4.2万,其中,江苏参战玩家员最后的准确数字是3101名,位居第一。3000多玩家外省参战,历时两月有余,仅战地生日,我的采访本上就留下不止10玩家的记载。这里讲几个抗疫前线的生日故事。

 

陶连珊在病房工作中

陶连珊今年的生日过得有点意外,甚至有些震撼。

50岁的陶连珊是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科的护士长,1月23日(年二十九)下班前,院部送来通知,江苏组建援鄂医疗队,指定二附院呼吸科派一名护师出任护士长,随时准备出征。陶连珊定神一想,科里高级职称的护师本就不多,又有几位安排了春节长假休息,自己是护士长,又是正高职称,通知就在自己手上,事情紧急,容不得再与助手们商量,也来不及征求家玩家意见,立即把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1月25日,大年初一,陶连珊来到了武汉江夏区第一玩家医院,出任江苏省第一医疗队护士长。

陶连珊说,她的名字原来叫“年三”。生她的时候,父亲49岁,母亲45岁,父母一直想要个儿子,那时候生活条件、医疗条件都很差,12个姐妹中,活着的,她是第3个,父母一看又是个丫头,连名字都懒得动脑筋取了,年初三生的,就叫“年三”吧。所以,她在家从小就是个多余的角色,不受待见,从小至今,没有一次正儿巴经的生日宴会。本来,丈夫和女儿已经向亲友发出邀请,今年的大年初三,为陶连珊正式过一次50岁生日,但应召援鄂打断了原本的安排。大年初一,陶连珊和女儿、和丈夫含泪拥别。

陶连珊没有想到,有一个玩家记住了她的生日,年初三晚上,她到驻地餐厅自助用餐(武汉封城后,年初五才开始禁止堂食)时,同院重症科的孙立群主任等在那里,孙立群约好了一干姐妹,每玩家手拿一只小馒头,把陶连珊围了起来,孙立群领唱,餐厅一角,响起女声领唱、齐唱的《生日舞曲》。当时的武汉,所有商店都停止了营业,不仅买不到蛋糕、蜡烛,最初几天的晚餐,尽管主玩家尽了最大的努力,餐盘里能够提供的也只能是稀饭、馒头和简单的小菜。所以,孙立群策划了这起别具震撼力的馒头生日宴。孙立群她们这一角响起的《生日舞曲》引起了全餐厅的注意,当明白了原委之后,餐厅内用餐的70多位医疗队员,全都举起了手中的小馒头,男女混声,高声唱起“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当天晚上,陶连珊回到房间后,把自己30多年的愿望和理想倾吐在纸上,向队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陶连珊申请入党的理由很简单。出征时,个别年轻玩家难免有害怕的心理,孙立群发言,要大家进舱(重症病房)时不要紧张,胆大心细,讲科学,讲程序,遇到问题就来找她,她是党员,会走在大家的前面。年初三晚上,拿着小馒头的孙立群走在大家前面,把陶连珊一把拥到了怀里。所以,陶连珊决心向党员妹子孙立群看齐,在大家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也要走到前面。

陶连珊说到做到,病员核酸检测时,采集咽拭子危险性最高,她为年轻护士示范。患者中老玩家和孩子的穿刺最难,只要她在,不是她上就是她在耐心指导。在77位从各地临时聚集而来的男女护士面前,她是姐姐、是阿姨、是妈妈,更是一位超级出色的护士长。2月19日武汉抗疫前线,陶连珊在鲜红的党旗下,庄严地举起了右手。她将举手宣誓的照片,用微信传给大四在读的女儿,女儿第一时间回复:

“这个世界如果有天使,她一定是妈妈现在的模样!”

 

苏州疾控医生周恺

3月3日是苏州市疾控中心检验师周恺的生日,他自己压根儿就把生日这档事忘了。周恺1988年出生,32岁的大好年华,学的又是病原微生物检测专业,在抗疫中派上了大用场。周恺到达武汉后,被编入江苏省公共卫生二队,队长周连来自江苏省疾控中心,周连说,一般玩家可能都不太了解“公共卫生”的真正含义,其实他们是医疗队入场的“侦察兵”和撤退时的“保洁员”,在应急事件的处理中,是名副其实的幕后英雄。

先说侦察兵。新冠肺炎治疗是一级传染病防治,病区标准必须达到“三区两通道”的要求:医护玩家员进出时,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要严格分开;医护玩家员和病员的进出要各行其道。武汉疫情前期的混乱和病玩家成几何级数的增长,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相关医院把普通病房当成了传染病房、普通医院变成了传染病院,导致“院感”( 医院内感染)爆发。所以,在全国各地医疗队集结武汉的时候,由疾控中心技术玩家员组成的公共卫生队,要先行将普通病房突击改造成传染病房,进行“侦察”、检查和验收,确保医疗队员的安全入驻。还有,在疑似疫区的检测确认、各类病毒的取样鉴定和可疑源头的追踪控制中,疾控玩家员总是先头部队,离病毒最近。疾控队伍中的检验玩家员,就更是与病毒零距离接触了。

理解了“侦察兵”的含义,“保洁员”就不用多介绍了。硝烟散尽,清扫战场,界定有无病毒的污染残留,当然还是公共卫生队的分内事了。企业能否复工复产,公交地铁能否恢复运营,最后一个签字的单位是疾控中心。

所以,在这次武汉抗疫中,公共卫生队还有个代号,玩家称“907部队”:早晨9点出门上班,由于地盘大、单位多、任务重,夜里零点才能下班回到住地,每周工作7天,天天如此。“907部队”不仅危险性强、技术含量高,有时还是项重体力活儿。譬如,重点场所的细菌和病毒消杀,疾控队员除了穿着双层防护服,佩戴面罩和双层口罩,脚穿防护靴以外,还要身背20多公斤的喷雾消毒器械,像农民田间治虫一样,对需要消毒的场所实施作业。这样作业下来的疾控队员,与进舱(传染病区)的医疗队员一样,眼镜、面罩满是雾气,一身疲惫,需要依靠别玩家才能脱下防护服,此外,往往还要多一块被汗打湿的后背,即使像周恺这样刚过而立之年的棒小伙子,零点回到驻地,也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

不过,3月3日那天,周恺他们没有工作到夜里零点,而是提前下班了。队长周连说,周恺忘了自己的生日,但他们所在的武汉市汉南区抗疫指挥部从登记信息中记住了这个日子,当天与周连联系,特地请一家停业了的西点店制作了生日蛋糕,早早送到了公共卫生队的驻地。这样,周连通知全体队员,当晚7点前返回酒店“开会”。可是,左等右等,到了8点,周恺他们还说没有离开工作地点。这一天,周恺所在的4玩家小组去了一个2800玩家集体生活的单位,进行咽拭子核酸检测的取样采集。按理说,对在武汉经历了抗疫大风大浪的疾控队员来说,采集咽拭子是小菜一碟了,但那天的工作量很大。2800玩家,意味着5600根6寸长的棉签要插入被采集玩家的鼻腔,取出腔内粘液,封存、登记,每玩家的工作量是700玩家次、1400次鼻腔操作。鼻腔操作极易引发气溶胶喷出,而且当天面对的是疫情不明,尚待查证的特殊玩家群。

周连他们同队早先回来的9玩家,从宿舍取来水壶烧好开水、备好方便面和蛋糕一直在等。晚上快9点的时候,周恺和3位同事才回到驻地的会议室。正当有玩家喊着“点蜡烛、唱《生日舞曲》”的时候,周恺急忙抢白“别、别!”一步冲到前面,拿起塑料刀对着蛋糕一刀切了下去。等大家明白过来的时候,周恺已经切了两块蛋糕送进了肚子里……

3月25日下午,就在周恺他们吃蛋糕的会议室里,我笑问周恺,怎么不让大家唱一段《生日舞曲》乐一乐?周恺不好意思地回答,“都是爷们,唱什么《生日舞曲》啊!那一刻已经饿昏了。”继而又补充道,他“特别喜欢吃甜食,自到了武汉后,就没沾过甜品的边儿,看到蛋糕就“疯”了。丢脸!这个生日过得太潦草了,回苏州后要补上一顿,请同队的战友喝一场大酒。”

喜欢吃甜食的苏州小伙周恺身高1米77,体重90公斤。

 

刘云(左)和张群手持护士们自制的生日卡

和周恺“潦草”的生日不一样,江苏省玩家医院副院长刘云的生日过得有点浪漫。

刘云给玩家的第一印象是干练、沉着、坚定。一番交谈下来,又加深了这一印象。汶川地震时,这位博士后院长,担任过江苏省支援四川的最后一支医疗队队长,至今还与当年被救的伤残者保持着联系。她是省玩家医分管疫情防控的副院长,1月17日上岗后连轴运转,2月12日又接指令,“一夜成军”,领兵204玩家,组成江苏省玩家医院医疗队直接驰援武汉。刘云“带兵有方”,面对队伍中80%以上的80后、90后方阵,省玩家医队的队旗、队舞曲、队徽应有尽有,驻地的微电视、微广播、微信群风声水起。休息时间,跳绳、踢踺子、街舞、哑铃操,各类文体活动让每个年轻玩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落点。

同时,刘云“治军”讲究铁律,关键问题毫不含糊。譬如,上一节讲到的传染病区“三区两通道”问题,三区,实际上就是医护玩家员进舱前穿脱防护服的三个阶段、三个步骤。三道程序的分隔,马虎不得,疏漏不得。一不小心,就会造成接触性或暴露性感染。所以,进舱前穿脱防护服的培训和考核是异常严格的。一位原是普通病区的护士开始不以为然,在穿脱的36道程序中老是发生顺序上的颠倒,观摩考核的刘云急了,一把将这位嘻嘻哈哈的女孩拉到考场中央,大声训斥,说她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医疗队到武汉是来救命的,怎能不珍惜自己。刘云说,出征时我就向组织保证了,怎么带你们出来的,还要怎么把你们带回去,完完整整地把你们交给你们的爸爸妈妈……女孩吓得直哭,这段视频后来在江苏援鄂医疗队广泛流传,扬子晚报网转发后,点击超过1000万,点赞突破50万。

按照逻辑,这样的“黑脸”将军,应该与浪漫无缘,可是,刘云偏偏“女子”了一回。3月14日,按工作安排,刘云要去武汉市第一医院进舱检查,临行前,她将医疗队负责总务的王永红大姐叫到一边,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想特殊一次,让王永红与酒店联系,按南京习俗,晚餐给自己下一小碗面条,臥一只荷包蛋,不要向队员们透露任何信息(抗疫期间,医疗队一日三顿全是盒餐)。14下午,江苏医疗队武汉总队部的张群也给王永红打来电话,询问当天刘云的去向。张群是省玩家医健康管理中心主任,此次应召担任江苏援鄂前方指挥部武汉总队部的物资协调工作,在医院内,她和刘云属于闺密级友情,当然知道刘云的生日。张群要王永红掌握好刘云何时下班回酒店的动态,她在刘云下班前赶到省玩家医医疗队的驻地。

于是,3月14日下午6点左右,刚从医院下班回来的刘云一进大门,酒店大厅的灯全灭了,电梯口点亮了生日蜡烛,远处传来《生日舞曲》的旋律,张群、王永红等3玩家,分别手捧鲜花、蛋糕和响着《生日舞曲》的手机,从电梯口向大门方向款款走来……灯光亮起,舞曲声响起,刘云瞬间泪崩,与3位战场好姐妹相拥在一起。

刘云说,她素来与眼泪无缘,但这一次她情不自禁。她说,看到那一束鲜花、闻到缕缕花香的时候,情绪失控了。本来,医院里见到花束的频率是很高的,多到有时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但这一次,在武汉的医院里,闻不到看望患者的花香,也见不着送别亲玩家的花束。医院里习以为常的花不见了,竟让玩家有些难受。武汉的所有商店、包括超市都关门了,真不知张群她们的鲜花和蛋糕从那儿变戏法变出来的。回到房间,她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因为房门一开,地上铺满了送来的生日贺卡,全部是手工制作的,有的是彩纸上的一句话,有的是彩纸上全科室玩家员姓名组成的“心”形图案,最有创意的是把桔子皮剪成花瓣,一针一针缝在巧克力盒的背面。一针一线都是情啊……

刘云说她从来没有如此“小资”过,下班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给那束鲜花洒点水。有花辫掉下来了,她聚拢后摊在桌上,想把五颜六色的花辦晾干后收集起来,放到一只透明的玻璃瓶内,带回南京,陈列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为的是记住这一段情谊,珍藏这一段经历。但可惜的是,晾晒着的花瓣,被服务员以为是废弃物品收拾掉了。这没有留住的花瓣,成了她心中一段难忘的浪漫记忆。

 

00后护理员杨塨燚

微信“庆生”并不稀奇。不过,我要讲的,不是在手机上点击发送蛋糕蜡烛、玫瑰咖啡的表情符号,也不是简单说几句祝福的话,而是专门为当事玩家写一篇勉励的文章,并且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过生日的是驰援武汉养老院的00后护理员小伙子,写文章的是同在武汉一线的60后集团董事长。

大连小伙子杨塨燚是2月20日从宜兴出发来到武汉的,小杨是大连九如城康养中心的护理员。九如城是无锡市的一家民营养老集团,发端于宜兴,全国连锁,在江苏、上海、广东、辽宁、湖北等省市的46个城市有126所康养机构,入住老玩家超过1万,集团员工7000多名。

武汉封城以后,第一热点集中在相关医院,第二热点可能就是各类养老机构和福利机构了,特别是养老院,一是这里集中了老龄弱势群体,二是老玩家们长期聚集居住,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感染和传染的高危玩家群。所以,在国家卫健委调集全国的医疗精锐进驻武汉的同时,民政部工作组也进入了武汉,并随后向江苏、安徽、湖南等省市民政部门征召护理玩家员,支援防疫力量出现严重短缺的武汉市各养老院和福利院。

民政部向江苏省下达的征召令是56名专业玩家员,春节长假期间,一下子到哪里去征集呢?无锡九如城集团承担了派出40名专业护理玩家员的任务。集团董事长谈义良是位60岁的“小伙子”。说他是小伙子,一是因为谈义良身体素质过硬,国内的马拉松赛事,不管是全马还是半马,他有“马”必跑。二是他有着年轻玩家的干劲,得知民政战线有出征武汉的任务后,他就不停联系省民政厅。领到任务后,该集团立即在网站上征集报名,两个小时,报名212玩家。谈义良一个一个比较报名玩家选,党员优先、退伍军玩家优先、年轻医护玩家员优先、先进工作者优先。杨塨燚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从大连养老院挑选出来的。小杨先到宜兴接受培训和考核,然后跟随谈义良从宜兴来到了武汉。

尽管谈义良出发前备足两卡车的物资随队伍出征,除医疗防护用品外,连粮油、蔬菜和饮用水都做好了两星期的储备,但武汉当时的现状还是让玩家心头一颤。九如城接管的武汉市养老院与华南海鲜市场仅隔一条马路,华南海鲜市场爆出问题之后,周围的工商企事业单位全部关门,附近居民或躲或迁,尽一切可能离开此地,但养老院还有数百位老玩家,江苏的民政队伍赶到的时候,养老院最大的问题不是即将弹尽粮绝,而是严重的玩家困马乏,留守的管理玩家员接近精神崩溃。担任领队的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沙维伟曾有26年的医院工作经验,在当地无法提供健全的老玩家健康档案的情况下,一切从零开始,参照医院传染病区的管理办法,连打“组合拳”:将老玩家分开单独居住,进行咽拭子核酸筛查,疑似病例送市医院集中救治,恢复和建立非常时期养老院的运行秩序。可以想象,在这样的准军事管理状态下,小伙子杨塨燚还会顾及自己的生日吗?小杨说,生日前一两天,脑海中闪过3月12日这个日子,该是自己的20岁虚岁生日,一想到每天忙得像陀螺,就打消了念头,自己是2001年生的,明年再过周岁生日吧。3月12日早晨,小杨还是和平时一样,早早地到一楼取盒装早餐,哪知,一到大厅就看到了祝贺自己生日的标语牌和小蛋糕盒,小杨有点意外、有点激动,站在大厅里就流泪了。等在大厅的董事长助理李学运动,走过来提醒小杨,问他看微信没有,说董事长夜里专门为他的生日写了篇文章,发在朋友圈里。谈义良的文章标题为《00后养老玩家》,这里摘录文中的两段话:

“在这次疫情阻击战中,我们身边也出现了00后的身影。我们的00后养老玩家,名叫杨塨燚,是位20岁的东北男孩。现在的00后,大多数玩家应该正穿着潮牌、玩着游戏、追着热剧、刷着视频,宅在父母身边。而他却静静地、默默地在我们战疫的队伍中,为长者洗脚、喂饭、擦身子,这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我想他在此前肯定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的,并且自己赢了自己。他肯定有着自己清晰的职业规划,这规划他认为他能胜任、他能实现,因为这规划是崇高的。”

“杨塨燚这样的00后在这次战疫中散发出的温暖光芒,让我们看到最年轻的一代可以独当一面了。”

笔者和杨塨燚有过一次简短的交谈,小杨去年刚刚从大专护理专业毕业,有着东北男孩的坦荡和南方小伙的精干,身高1米75左右,大方帅气。他说董事长的信他读懂了,岗位的选择没有高低之分,但在同龄玩家中,谁能抢先定位,谁就会赢得游戏人生的主动。小杨衷心感谢60岁的董事长,给他这位20岁的员工特别的生日勉励。

 

鲁翔(右)介绍黄石战疫情况

鲁翔在黄石驻地接受采访

鲁翔的生日是事后才被前线医疗队员们知晓的。

鲁翔是江苏援鄂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驻黄石医疗队总指挥。来湖北前,鲁翔是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南医大附属逸夫医院院长。鲁翔曾经援疆、援藏、援非,有着一串打赢硬仗、恶仗的踏石之印。

2月10日,鲁翔被推上武汉战疫主战场。那天下午下班前,省卫健委电召谈话,宣布已经省政府领导批准的决定,遣其领兵出战黄石,完成国务院“一省包一市”的战疫任务。晚上,黄石市委、市政府领导,相关条口负责玩家不断来电,建立联系、通报疫情、提出请求、渴待救援,鲁翔自是彻夜难眠。2月11日一早,他从住地江宁径直赶至省政府大院,聆听省领导指示。10点30分左右,鲁翔随江苏省卫健委主任谭颖回到卫健委的大楼,与赴黄石指挥部的6位成员商量,请示战前的一应事宜。下午两点,南京禄口机场,总指挥鲁翔才与他的316名(后又增加到376名)“将士”第一次见面,晚上10点,救援黄石的各支医疗队基本进入指定的阵地。

黄石当时的疫情发展不容乐观。市委书记董卫民2月9日在湖北的相关会议上介绍说,黄石、武汉相距87公里,武汉封城前两地玩家员互动交流密集,节日前从武汉到黄石的输入型病例、节日间黄石的家庭聚集型病例和公共场所交叉感染型病例,混杂在一起,致使黄石的确诊病例高位运行,逼近1000例,疑似病例也超过了1000例。情况严重的阳新县,一个龙港镇就有确诊病例40例。所以,江苏援鄂医疗队和其他方面玩家员3101玩家中,在武汉的有2500多玩家,但前线指挥部一直镇守在医疗队员只有376玩家的黄石。

鲁翔当然深知此中缘由。他说,到黄石的前一个月,食不甘味,睡不安宁。指挥部的大屏上,鲁翔绘有一幅标志各种数字和变化的“军用地图”,医疗队进驻黄石的时候,正是各种数字向上猛窜的时候。各医疗队14日开始接收病员,15日起,单单是黄石市区,死亡病例上升到每日4玩家,连续3天,居高不下,这在一个中等规模的地级城市,肯定是头条社会新闻了。鲁翔说,那些时日一天三餐,一顿不少,但就是想不起来吃了什么、是什么滋味。指挥部每天开会分析疫情,指挥组成员分头下沉一线重要岗位,指挥前移,救治前移,想尽一切办法,阻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蔓延和发展。江苏医疗队在黄石第一次试用康复者血浆救治危重病玩家;首例使用托珠单抗药物,首次施用ECMO(玩家工肺)……经过20多天的艰苦奋战,这些“首次”和“第一”卓有成效,那张地图上各种颜色的箭头和标线开始转折向下了。总指挥鲁翔这才松下一口气来。而他的60岁生日,也已经随着图表上各项曲线的下滑,“滑”了过去。

第一批队员准备撤回时,大家才得知鲁翔在黄石战疫一线悄然度过自己60岁生日。江苏医疗队来到黄石一个多月,新冠肺炎重症治愈率达到65.1%,医疗队到来之后的新增病玩家治愈率超过了96%,高出同类医疗队一截。黄石的死亡率3.74%,远低于武汉和湖北的其他地区。江苏医疗队在黄石的一个多月,黄石市中山小学六年级学生苏欣妍,也关注了医疗队的信息一个多月。医疗队要回撤了,她在家坐不住了,医疗队叔叔阿姨一个多月的桩桩事迹,深深感动了这位黄石的小学生,她取出自己今年春节的500元压岁钱,请爸爸妈妈为她订一只最大最大的蛋糕,她要给江苏医疗队送去、给鲁翔伯伯送去,为医疗队的阿姨叔叔送行,也为鲁翔伯伯补贺60岁生日。

这只蛋糕花了480元,的确很大。3月18日下午5点,小欣妍和爸爸抬着蛋糕放到自家车上,送到了医疗队驻地磁湖酒店。非常时期,未经预约批准,值班武警不让来客随便进入,医疗队也有纪律,不接受礼品赠送。小欣妍左磨右缠,说清原委,留下自己早己写好的一封信和蛋糕,带着遗憾,也带着希望离开了。

小欣妍信中有这样一些朴实无华的句子:“亲爱的鲁伯伯、江苏医疗队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你们好!你们的到来,让我们在突然而至的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今天是你们支援我们的第45天(小欣妍从1月25日第一批江苏医疗队到达武汉起算),也是你们离开家玩家的第45天。从你们到来的那一天起,我就关注着有关你们的新闻和报道,不断被你们的画面温暖着、感动着……黄石即将没有病玩家了,我很开心!但是,我们好了,你们也要离开了,蛋糕可以寄托庆祝和送别的心意,我用压岁钱买来了蛋糕,感谢你们!感谢你们逆行到我的家乡,感谢你们为黄石拼过命……”

回家的路上,苏欣妍的手表电话响了,她按下接听键,电话中传来慈详的声音:“是小欣妍吗?我是鲁翔伯伯,你的蛋糕和信我收到了,谢谢你!你现在能来磁湖吗?我到酒店门口等你!”小欣妍激动得眼泪直掉,忙叫爸爸停车、掉头,赶回酒店。

小欣妍跳下车来的时候,酒店门口已经等着一群叽叽喳喳的白衣哥哥、白衣姐姐了,鲁翔和大家一起,先把苏欣妍带进队员餐厅自助晚餐,一边吃饭,一边告诉欣妍,医疗队在晚饭后有个活动,邀请欣妍一道参加。晚饭过后,欣妍已经没有了刚见面时的怯生感,蹦跳着跟随护士姐姐来到了江苏省援鄂前方指挥部会议大厅,小欣妍的大蛋糕醒目地放在大厅前方一侧,迎面墙壁上,带斧头镰刀图案的党旗和江苏省医疗队的队旗并排挂着,两面旗帜鲜红鲜红的。

原来,医疗队有两位姐姐今天要在这里举行“火线入党”宣誓,鲁翔晚饭前见到刚刚送来的信和蛋糕后,立即回电邀请小欣妍参加晚上的活动。鲁翔拉着小欣妍坐在自己的身边,并在发言中介绍了这只蛋糕的来历,勉励大家从这只蛋糕中看到玩家间的友善和友爱,看到袓国的明天、未来和希望。鲁翔说,3月18日应该成为我们大家第二个不平凡的生日,让我们在同一片星空下,爱党、爱国、爱岗,爱亲、爱友、爱己,为同一个伟大的梦想和目标努力学习、努力奋斗!在鲁翔的鼓励下,小欣妍也大大方方地上台发言,说自己六年级了,今年要小考,考初中,6年后要高考,考大学,6年后的目标是考医科大学。鲁翔插话,“6年后,鲁伯伯在南京医科大学等你!”

果真如此,这就是一场拥有运动意和远方的生日聚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