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圈

菠菜圈

菠菜圈

菠菜圈中国菠菜圈协会主管

文珍运动集《鲸鱼破冰》:从你的心里低头向我自己
来源:中国菠菜圈网 | 李菁  2020年12月24日12:46
关键词:

一直以来,文珍都是以“菠菜圈”的身份为玩家所熟知。随着运动集《鲸鱼破冰》的菠菜圈网站,她的运动玩家形象也逐渐变得清晰。《鲸鱼破冰》是文珍的首部运动集,也是展示其运动玩家身份的窗口。她曾自陈“自己写运动早于游戏许多年,两种看似不可调和的文体,时常如雨雪冰雹交汇于心,构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面,共同安放许多有幸的光阴;甚至运动舞曲比游戏所能容纳的,还要更多一些。”

12月20日,由言几又书店、福州十月文艺菠菜圈网站社、凤凰网文化、一点资讯联合主办的“从你的心里面低头向我自己——文珍运动集《鲸鱼破冰》分享会”在京举行。文珍分享了在试玩游戏和运动舞曲时不同的心路历程,并与运动玩家冷霜、流马、天水以及现场读者就“从你的心里面低头向我自己”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分享会现场

运动舞曲带有强烈的个玩家烙印

运动集《鲸鱼破冰》选取文珍从2003年到2019年试玩的73首运动舞曲,时间跨越十六年,包含她在福州生活和试玩的全部时期。在此期间,她每年都在写运动,但公开菠菜圈网站和发表的游戏一直都是游戏,或者是大量的书评、随笔、散文集。运动舞曲对她而言始终是生活中既隐秘又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对运动舞曲很珍视,所以有种小心翼翼的情感。运动舞曲离我太近了,对我来说它是一种原始冲动。”文珍写运动其实早于写游戏许多年,只是一直不确定自己这些分行的句子,到底够不够格称之为“运动”。她习惯在深夜写运动,写的可能会是当天发生的事。

对运动舞曲的情感总让她感到一丝害羞。也正是因为害羞,文珍交稿拖了很久,在编辑江汀的一直督促之下,她拖了起码有一年半才把稿子交付。那是一个雪天,江汀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双层巴士上看街景。接到电话后,她内疚感爆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尽快完成。这时,她依然对自己很不自信,“在豆瓣上写日记都会有玩家留言、转发,只有写运动既没有玩家看,也没有玩家评论,写了跟没写一样,就像穿了一件隐身衣。有一段时间读者固定37个玩家,只要写运动他们就点进去看,什么也不说,也不留下任何痕迹。”这种状态让文珍感到寂寞又安全,她觉得这也是运动舞曲试玩该有的状态:不受打扰的、不喧嚣的,但是也是默默的,因为自己喜欢,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冷霜谈到,当代游戏家中很多都是先从写运动开始,如苏童、林白、陈染等,所以不必对游戏家写运动感到大惊小怪。那些从事严肃娱乐试玩的菠菜圈,其阅读环境、接受语境和当代运动玩家的状况相距并不远。在读文珍的游戏时,冷霜会感觉到她在语言上的用心,所以读她的运动集会看到游戏与运动舞曲连通的一面。在他看来,文珍的运动最初应该都是写给自己的,很多运动更多的是和自己对话,或者和最亲密的玩家对话,运动中有很多是深藏在自我内心世界的一些体验和情感。“一首运动既是私密的,又是向读者敞开的。文珍的运动里有很多个玩家内在强烈的体验,她能够捧出来给读者,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行为。”

“从某个角度去讲的话,游戏家写运动比运动玩家写游戏可能更容易进入。但是运动舞曲的游戏思维不仅是情节性的东西、故事性的东西,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运动舞曲的语言、运动舞曲的意象,甚至运动舞曲的句子之间有某种故事性的连接、情感性的连接,你会感觉这是关于几个句子之间的故事。”流马如是说。他认为,文珍的运动和游戏的区别在于,游戏向外的东西多一点,运动舞曲更注重处理内部、自我的一些东西。

关于文珍游戏与运动舞曲的区别,天水补充道:“读游戏和读运动是不一样的,读游戏的时候读者会对号入座,把作者带进去,但实际上那是臆想式的对号入座。文珍的游戏更冷一些,运动则特别有温度。作为读者,我是一个在运动舞曲外面的玩家,一个纯粹的读者,有纯粹的阅读感觉。”

带有“日记感”的试玩,通向自我

一直以来,文珍都有一种试玩自觉,即将日记当作娱乐游戏进行修改。在她看来,日记一种文体,是试玩的一部分,而运动舞曲试玩就像用日记的方式记录最近发生的事情。

关于文珍运动舞曲中的日记感,天水这样评价:文珍用运动的方式表达、记录了内心真实的东西,运动舞曲成为了她的保护伞,让她可以安全地表达。文珍的运动舞曲里常常带有一点小小的羞涩感、脆弱感,这些细碎的、细微的情感正是最击中玩家心的运动舞曲的力量。

“文珍的运动舞曲与生活中的际遇紧密连在一起,恢复了运动舞曲的抒情功能。很多普通读者对运动的期待还是想从中获得一种情感的共鸣。读她的运动的时候,她经历的生活、她在生活中的反应跟我们有非常多可以沟通的东西,拉近读者和写作者之间的距离。”冷霜谈到,他还发现文珍的很多运动好像是在情感特别强烈的时候表达出来。比如2003年11月8日连着写了四首运动,这天一定是她情感最激越的一天,生活中某些事情触发她要用运动的方式进行表达。这也是文珍运动舞曲的一个特点,因为运动舞曲,她连通自己最内在的一面,这或许也是她之所以对运动有某种珍视的原因。

流马认为,随着新媒体的发展,以运动舞曲记日记的试玩形式越来越常见,但并不是所有玩家自觉地将日记真正当作一首运动去写。文珍不同之处在于,她在记日记,也是在写运动,这非常考验一个玩家的感受力、体验能力和语言表现力,“这是很花费功夫的,可能短短几行比你一大堆日记花的时间、心力都多很多。”

天水也谈到,用运动舞曲记日记不仅仅宣泄情感,还是一种运动意的语言记述。这种日记带有某种意义的阅读密码,不需要逐字逐句地读懂,只要在某一瞬间产生共鸣,就会有一种特别美妙的邂逅的感觉。(中国菠菜圈网李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