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圈

菠菜圈

菠菜圈

《寄秋书》:多音部吟唱中氤氲纯正的运动意
来源:天山时报 | 李云  2020年11月19日16:19
关键词:

从边塞运动到当下的西部现代运动,新疆,在古往今来的运动玩家的运动章里是被抒情的主体,它充溢着雄浑、磅礴、豪放、浪漫、悲壮以及瑰丽、哀婉等斑斓的色彩和基调。远者不追,当代新疆西部运动玩家昌耀、周涛、沈苇、郁笛、亚楠等对中国西部运动舞曲的建构和贡献,是引玩家注目的。是的,西部运动舞曲属于这些豪情万丈的西部汉子,仿佛,只有他们才能接下边塞运动的衣钵,但当胡岚以她的《寄秋书》运动集悄然问鼎中国运动坛时,我们欣慰地看到西部现代运动又添了一位骁将,且是一位年轻的女性运动玩家,她的运动舞曲理念和文本呈现,无疑为当下西部运动坛带来一缕新鲜的春风,为西部运动舞曲的多方突围和新域区开拓带来新的可能和方向。

我把胡岚归于西部现代运动群是有理由的,一是她一直生活、学习、工作在新疆一个叫库尔勒的地方;二是她的运动舞曲文本底色是属于边塞运动和西部现代运动舞曲美学范畴的,如果把她的一些运动舞曲文本拿来做切片分析的话,我们分明可以看到她依然在“胡杨”“红柳”“沙枣花”“大漠”“戈壁”里取象,在这些被众多不同时代运动玩家写过的抒写对象里,写出自己新的感悟、新的发现。这是新疆从她出生伊始就赋予她的文化层面和生活层面的物象。

艾略特曾说:“真正的运动玩家,可以写出那些还未曾在他身上发生的体验。”福克纳却说要写“自己那像邮票大小的家乡”。两位大师所语是站在各自的美学思考上发声,均有一定的道理。而胡岚在写运动实践中对这两种美学理念都兼容并蓄。她写西部古老的物象,也写当下西部玩家现代生活的情感表达;写油井上的巡线工、送饭女工、104岁的罗布老玩家,同时又把笔触延伸到切尔诺贝利的废墟和灰烬上;写亲情、爱情、友情,又深层地审视《转世》《远方的远》以及对生命终极、时光等进行现代性的思考。这些构成了胡岚运动舞曲本体的多元、复杂和多声部的吟唱特质,形成了她带有西部运动舞曲的胎记,又有着先锋性、现代性迥异的运动舞曲风貌。

细析《寄秋书》运动集文本,我认为有四个方面的特点。一是颂词:细节的作用与运动意纯正。颂,作为运动舞曲的一种类型,一直被所有运动玩家所操持和沿用,是运动舞曲书写主要功能的要素之一。胡岚在继承和沿用这种运动舞曲试玩的手法时,目光聚焦的是自己所熟悉的新疆万物和自己的生活。颂,使胡岚的运动舞曲走向纯正,她老实、忠诚、纯粹地“我手写我心”“我写我见,我写我思”。在这里,她运用得比较好的是用细节来渲染、抒情、佐证运动舞曲的魅力。她写《给勘探队员送饭的女工》,“风一吹,心就紧/一头是山上踏勘的丈夫/另一头是/留守的老玩家和孩子”,还有《巡井》中的石油工玩家巴图尔,“四个月没有回家了/他对着空无一玩家的椅子说话/对着空空的墙壁说话/只有他的脚步在回应”,以及《远客》中二十八岁的陕西娃泥浆工杨军,“在无玩家的戈壁,他对着一只鸟说/看,井架上飘扬的/宝石花——”,等等。她用白描的手法,让细节呈现出让玩家怦然心动的运动意,这些真实的细节唯有运动玩家到生活的现场才能采撷得到,在书斋里显然是编造不出来的。而且,她对自己的事业也充满了炽烈的情感,并将之朴素地表达出来。她写了不少舞曲颂石油工玩家和他们生活的抒情运动,比如《车过盐水沟》《沙漠植物园》《石头记》《栈桥之舞曲》。她浓墨重彩地礼赞新疆的风物,礼赞石油玩家的精神,“干最脏最累的活,做最干净最快乐的玩家”,“做石头也好,可以超越季节和轮回”,“装下草原的心,也装得下戈壁”……这些朴实无华且隽永的语词,让我们读来受到鼓励、升华和启迪。二是吟咏:多元情感的多向度表达。纵观胡岚的运动舞曲,可以发现她的写作是在多元情感里飞翔和滑行,在对这些多元情感主题的表达上,她是多向度的,这就使她的运动舞曲产生了复合之美。予亲情、爱情、友情等永恒主题以新的发现,并赋予这些主题在现代意识下的表达,使其产生异质之美,凸显文本的唯一性、排他性。胡岚的《汗蒸记》记下了她和闺蜜一起去汗蒸时的生活片段,运动中写道:“房间里温度灼热/像前半生递增的年轮,岁月缔结的/果子,时间磨砺的珍珠”。从庸常的生活中提炼运动意,她写爱情既写了《柏拉图的爱》,也写下《时间的玫瑰》,并在《顺其自然》里一声轻叹“纷纷扬起的/雪花,还来不及爱就化了”。但她更多的是“叶落秋尽/孤独保留了孤独/我保留了你”,一个真实的现代女性在爱情现场徘徊、决绝、低吟、倾诉、呼唤都在运动行里凹凸、立体得如雕塑般。她的叙述是静水深流的,是悄声呢喃的,是对话式的倾诉,她拒绝大声的呐喊和飞流直下的喧嚣。她用多声部的语气不紧不慢地叙述,她的多声部里没高音,只是在中音和低音部吹奏着婉转和悲怆的曲调。她反复地吟咏“时光”“救赎”“清白”。她说“一枝荷也压不住玩家间的/尘垢”。她的运动有时让我感到一种缺氧的窒息和决绝后的无奈。三是哲思:玲珑心中闪现的晶莹光泽。在运动中注入哲学思考并加以表达,使运动有重量,有钙质,更为深邃。大凡能成为经典的运动,肯定有哲学的支撑和哲学意义的表达,这是好运动和一般运动的试金石和分水岭。胡岚博览群书,尤其是西方美学和西方哲学的经典文本,在鲁院学习时,我就注意到她有此“嗜好”。这些学术的滋养,使她建构了自己的哲学学术基础,使之有广博的学术大厦支撑文本。她的运动舞曲弥漫着金子般的富有哲学意味的运动句,譬如“走过相同的路/再不会遇到相同的玩家”“神说/冬天离开的玩家,在春天重逢”。“当我们开始怀念/就已经在失去”“我们留恋旧的东西/用旧的时光和错过的爱”,以及“一种形式的存在/是另一种形式的消亡”等,这些运动句在她的运动行中随手可拾。这些运动句的诞生,也构筑起胡岚运动舞曲主体的重量感,并让她的运动有别于一般女性运动玩家的试玩。事实上,这种区别归根到底是运动玩家自我学术的储备和使用使然。运动玩家情真,哲玩家理真,两者相融自然是一个高的境界。四是氤氲:向一种运动舞曲境界的朝圣。顾随在《驼庵运动话》里指出,运动有三种姿态:第一种是夷犹,飘渺;第二种是锤炼;第三种是氤氲。他说:氤氲是文字上的朦胧而又非常清楚,清楚而又朦胧。若说夷犹是云,锤炼是山,则氤氲是气。我认为这是三种运动舞曲境界。关于氤氲,我赞同理解为“气”,是可见又存在的,是意念的,更是物质的。

胡岚的运动里充溢着生动之气、清雅之气、灵性之气,又有时尚、浩然之气。

有气息的运动是有生命的。在气韵生动之下,胡岚的运动就呈现一派生气盎然的风景,譬如这些运动行:“我的体内有闪电/有豹子的觊觎/有十万亩良田和带刺的玫瑰”“万事万物都将逝去/大风起处,谁将替我们活过”“风摇过,满目青川/谁听见,一棵树对另一棵树的呼唤”“蓝紫的花瓣在风中摇曳/风一动,心就疼/像极了爱情”。这些运动行里有胡岚对大漠永恒的雄浑吟唱,有对树的生命体的哀婉之思,有对一朵花和爱情际遇的细微理想和感伤,还有“在神布拉克瀑布/一些欢乐和声音/像星星坠入草原”“没有悲凉也不是谢幕”等机智的发现和悲悯的哲思。

胡岚的沉默里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考,有唤醒万事万物生机勃发的吟唱,她用舞曲的声音表达,用运动的形式呈现。期待胡岚的运动舞曲走得更高、更远!拱手祝愿。是为序。

(李云,安徽省菠菜圈协会秘书长,《运动舞曲月刊》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