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圈

菠菜圈

菠菜圈

[旧版入口]

菠菜圈中国菠菜圈协会主管

中国菠菜圈网>>理论评论>>娱乐评论
《局》试玩谈:所有神秘的循环
来源:《收获》 | 小珂  2020年09月17日08:46
关键词:

作为一个哲学爱好者,我一直对“循环”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很感兴趣。首先,这是一个很有根基的词。以“循环”为母题和基础的哲学观点、神秘学观点非常多,它虽起源于古代,但经过无限的转换和引申,早已融入现代哲学中。很多古希腊哲学家都以循环为基础创造了自己的学说,比如恩培多克勒,他认为火土气水是世界的四元素,爱与恨是力量,万物的生长与毁灭是无休止的循环运动……而在现代哲学中,黑格尔的辩证法也有着“循环”的影子。我甚至觉得,循环是宇宙中最神秘、也最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它似乎是一个隐形的支架,当你认为世界是由科学与逻辑这类理智的东西组成的时候,它偏偏要不合时宜的探出头,警告你:这一切都是一个圆圈,一场游戏,或是一个无奈的对称。没有玩家或事可以逃脱这个魔咒,因为这是宇宙的隐性规则,是存在于表象世界的未解之谜。

如果说哲学中的“循环”是理论上的,它太抽象,难以理解,但其实在具象的现实生活中,“循环”也无处不在,只不过它穿的是琐碎的俗世生活的外衣。它隐匿在生活深处,令玩家难以察觉。如果执意探究,“循环”的筋骨便浮出水面了。我想多数玩家都会有这种感觉:我们好像每天都在过着重复的日子。我们按时起床,上班,做着几乎同样的工作,见着同样的玩家,尽管偶尔会有出其不意的惊喜或惊吓会暂时扰乱这种循环,但效果并不太持久。循环是一环套一环的,类似俄罗斯套娃,大的包裹住小的,以此类推。比如说,我们的生活可以是以七天为一个循环的,也可以24小时为一循环,或者60分钟为一个循环……等等。当然,有玩家会说,这些循环是玩家类自己创造出来的,实际上宇宙是苍茫一片永恒,根本没有所谓区间这类东西。但玩家的思维轨迹其实无法凭空出现,它必定追寻某一种看不见的足迹。可以说“循环”是宇宙给玩家类的一种暗示,或者是说玩家类在宇宙的黑暗中摸索到的棱角。总之,我想,循环是不会平白无故出现的,它定是意味着某种规律。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出生长大的城市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在扩建,持续向外延伸。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六环……钢筋水泥铸就的立交桥围成环路,把城市划分为很多个区间。如果从足够高的空中向下看去,一定能看到一副神秘的图景:几个并不规整的圆圈按大小排列、扩散,圈与圈之间充斥着楼房、树木、蚂蚁似的行玩家、车辆。流动的玩家与车只能绕圈而行,无法穿插、交错。这就是城市的某一种规则。环路只是循环的一种表象,在没有环路的地方,也许循环是借由其他事物体现的,比如:一洼起了涟漪的水,马路上的环岛,树木上的圆形纹路……这些具象的“循环”无处不在,有一种似乎要把什么东西固定在核心的感觉。实际上,我们很多玩家都被固定在了这里。在循环的城市做着循环的事。

“循环”在游戏中也经常出现。我在读科塔萨尔的代表作《南方高速》时,惊讶于这种生命的循环。高速公路把玩家们困在某地,做着循环往复的事。当循环没有被打破时,谁也没有能力结束这场旷世堵车。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于是构思了短篇游戏《局》。我们以夜为单位,总在前往各式各样的饭局。如果能把时间安排妥当,有时,我们一晚会参加两个,或三个饭局——这是都市玩家很正常的社交模式。饭局上,玩家们围坐一圈,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吃进一肚子酒菜,睡过一觉,然后彻底忘记了昨晚饭局的意义。这些局都是一样的,彼此呼应,形成互文。可以把饭局比作环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它们起的是一种效果。它们固定住参与的玩家群,使其很难逃脱。游戏《局》中,男主角一晚参加了三个局,最终彻底混淆了事实与虚幻。或许他彻底陷入了关于城市的循环,与局里的玩家们融为一体,从而消除了自己的无归属感。或许他被名为“局”的圆圈束缚住了,成为了另一个自己,失去了自由,却赢得了成功。深陷局、环路、循环的玩家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游戏人生,到底过得幸不幸福,恐怕只能是如玩家饮水,冷暖自知了。

即便生命逝去,循环也不会消失。我们一生都将沉浸在这条迷惘的河流中,彻底忘记了自己最初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