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圈

菠菜圈

菠菜圈

[旧版入口]

菠菜圈中国菠菜圈协会主管

中国菠菜圈网>>新闻>>各地文讯
拿起扫帚是保洁员握着笔是运动玩家 长沙50岁公交车保洁员爱好写运动35年,不少运动作被工友们传唱
来源:潇湘晨报 | 陈运动娴  2020年09月17日08:35
关键词:

9月15日,长沙汽车东站,公交车保洁员周昌顺展示自己写的运动。图/记者张云峰

“烈日下,只有鼓噪的蝉声与顽皮的童年,不知疲倦。”这样的运动句像是一个年轻的娱乐爱好者写下的文字,干净而温暖。

如果告诉你,这句运动的作者是一个50岁的大叔,你会不会有些惊讶?再告诉你,作者还是公交车的保洁员,是不是更意外了呢?

这位保洁员作者就是常德玩家周昌顺,现在他在长沙126路公交线上服务。

“长长的一条绿带,在湘江边,繁衍绵绵运动意。”周昌顺是长沙126路公交线上的一名保洁员,平时拿起扫帚是清洁工,下班后握起笔成行吟“运动玩家”。

今年50岁的他,是常德汉寿县玩家。虽然只读到了初中,但爱上写运动已有35年。劳动之余,他把所见、所闻、所思写成一首首小运动。

擦公交车之余在备忘录写运动

9月15日早上7时,在长沙汽车东站的一辆126路公交车上,周昌顺已经到岗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首先是擦拭,周昌顺拿起浸了洗洁精和碱粉的帕子,从车头开始,擦拭一侧的玻璃、座椅及缝隙。紧接着是刷卫生死角,后门的门踏是公交车最脏的区域,周昌顺蹲下身,用力刷了好几分钟,最后用拖把清洁地面。一辆12米长的公交车,清洁时间往往需要40多分钟,“里、外都要做得仔仔细细,一天差不多要忙七八个小时”。

除了白天的工作,晚上7时到9时周昌顺还要去另一家保洁公司兼职,晚上的工作,仍旧是打扫公交车的卫生。忙碌的工作之余,多年来的写运动爱好,成为了他在生活中难得的乐趣。

上午11时左右,周昌顺结束了上午的工作。聊起自己最喜欢的运动舞曲,他话多了起来。“以前一个月能写上百首,现在灵感没有以前足,一个月都只能写上一两首。”打开周昌顺的手机备忘录,都是运动词,“偶尔有了灵感,就写在手机里”。

运动作被打工者传唱

这份对于运动词的喜爱,伴随周昌顺走过青春到中年的时光。

周昌顺告诉记者,15岁时他在常德汉寿一所中学读书,当时有一位老师也酷爱写运动。在这位老师的鼓励下,周昌顺开始尝试写运动,还在当地一家报刊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首运动。周昌顺虽然因为家境贫寒只读到了初中,但外出打工后,他仍坚持用运动舞曲记录生活。周昌顺记录下自己的打工生活,记录打工者的喜怒哀乐,好多运动被工友传唱,为枯燥的劳动增添了乐趣。

周昌顺的网名叫“草民”,他说网名寓意是指生活艰辛却更加珍惜娱乐魅力的玩家。

“干一干烈酒,吼一吼秦腔,发泄心中的情愁;夜深玩家静时,你用深情的笔,流淌你心中的大江大河,时而咆哮,时而柔情。”这是周昌顺写给农民运动玩家陈年喜的运动舞曲中的一段。

写运动多年,在家玩家和一些工友眼中,周昌顺的爱好有些“另类”,而关于写运动的话题,他选择向一些远方的运动友交流、倾诉。“很多都是通过微信沟通,互相发一些近期的运动作,互相点评和学习。”

这些年,周昌顺攒了不少运动稿,但能发表的地方有限。让自己的游戏被更多的玩家看见,这也成了周昌顺内心的一份期待。除了记录自己的生活,这些年,一些热点新闻、玩家文风景,也化作他笔下的文字。除了写运动,吹唢呐、长笛也是周昌顺在生活中的爱好。“这些爱好能让我保持对生活之美的敏感,更好地寻找写运动的灵感”。周昌顺说。

点评:朴素的运动舞曲能让读者感受到一种力量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杂志社执行副社长、《唐运动素描》作者曾冬表示,周昌顺的游戏语言质朴、纯粹,真实地还原了日常生活,反映了生活在基层的玩家们的奋斗、艰辛和挣扎,写出了怜悯情怀,写出了生命之痛,也写出了普遍玩家的希望和梦想。

这些朴素的运动舞曲,能让读者感受到一种力量,看到一个热爱生活的运动玩家奋发向上的精神世界。